首页 最新动态 政策解读 领导讲话 媒体报道 图片新闻 王泉村简介 和政县简介
现在位置:首页>媒体报道
【工人日报】甘肃40万干部“反贫困战役”能走多远?
2012-05-07 | 【 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背景

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,如何确保收入分配公平是关键命题,而其中如何缩小城乡收入分配差距,城市如何更好地反哺农村,健全和完善扶贫机制,尚需深入探索。

今年2月,甘肃启动史上最大规模扶贫行动。40万干部“联村联户”,分期分批进村入户,手把手帮村民脱贫致富,不实现全面小康不脱钩。这一举措核心目标是提高农民收入,能否在平衡城乡收入差距方面获得突破,值得关注。

2011年底,中央决定将人均年收入2300元作为新的国家扶贫标准。有专家预计,按此标准,中国贫困人口将“扩大”到1.28亿。照此测算,甘肃贫困人口达1300多万,占全省农村人口80%,占全省总人口一半,贫困面广、贫困程度深。

从今年2月始,甘肃通过40万干部进村入户的“联村联户,为民富民”行动,打响一场“反贫困战役”。

告别低水平的“好日子”

“省委书记都到你家去过了,你想着咋致富?”史治军是甘肃会宁县甘沟驿镇钟家岔村村民,虽已过去整整一个月,还是有人在不断问他类似问题。

2月21日,主政甘肃刚两月的新任省委书记王三运推开史治军的家门。

此前一天,甘肃省召开“史上规模最大的动员会”,部署“联村联户,为民富民”行动。大会除在宁卧庄设立主会场外,全省设立1500多个分会场、16000多个收看收听点,参会人数20多万,通过电视直播收看人数达到380多万。

按甘肃省委部署,全省40多万名党员干部联系40多万特困户,手把手帮他们脱贫致富。甘肃省按省市县乡四级联动、综合带动、全面覆盖等原则,让各级各单位和广大干部分期分批进村入户,不实现全面小康不脱钩。

参与单位根据干部人数和单位性质分别联系一定数量贫困村。省级领导每人联系1至2个贫困县(市、区),从中联系1个贫困村和不少于5个特困户。地厅级干部每人联系不少于3户,县处级干部每人联系不少于2户,其他干部每人联系不少于1户。

史治军成为省委书记王三运的联系户。他记忆里,祖辈生活在这片黄土地上,不饿肚子是近十多年的事。这几年,通过政府扶持,丰年有高产、灾年有救济,现在堆在谷仓里的玉米和土豆,几年吃不完。

但按国家标准,这只是低水平的“好日子”。甘沟驿镇钟家岔村是旱山塬区典型的贫困村,村里房子多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的土坯房,还有村民住在建了100多年的窑洞里,收入主要靠种植业,人均年收入仅2000元。除了满足吃饭的需求外,村民们大多家无“余钱”。

按甘肃省委战略设想,要在2020年让甘肃和全国同步进入小康社会,实现贫困农村彻底脱贫致富,目标就是农民人均纯收入大幅增加,在此基础上,不仅要把窑洞和土坯房换成青砖瓦房,还要按小康标准完成医疗、教育、卫生、通路、建校、医院等20项任务。

脱贫关键要选对“路径”

就在王三运走进史治军家同一天,甘肃省委副书记、省长刘伟平也以同样方式,来到庄浪县南湖镇石阳村,拿起铁锹,帮村民郜亚明铺地膜;甘肃省政协主席冯健身则来到甘谷县新兴镇康家滩村……

从2月下旬开始,省市县乡四级干部脚步踏进全省58个贫困县、8790个贫困村。面对这样大规模“扶贫行动”,许多农民致富愿望被点燃了。但一些“联村联户”干部很快发现,帮贫困户选择正确的致富“路径”很重要。

很多时候贫困仅是因“最后一公里”,路不通、水不够、信息缺乏、资金短缺等往往成为致富壁垒。联村联户不是简单的干部下乡,而是要打通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武山县山丹乡周庄村是蔬菜产业发展专业村。这些年建了无公害蔬菜示范园区,创出蔬菜品牌,注册了“盘龙”牌韭菜商标,家家户户靠蔬菜为生,日子却紧巴巴的。

村民揪心的是:“农业灌溉主要靠车岸渠把水从渭河引来,可车岸渠渐渐没水了。”

原来,灌溉面积达2万亩的车岸渠现在还是条土渠。因年久失修,渗漏严重,又无固定引水枢纽工程,常常是上游农田一遍水还没抽过,下游就没水了,大棚“喝”不饱、蔬菜长不好。

甘肃省水利厅厅长康国玺来到这里很快发现这个问题,“守着这么好的菜地还受穷不应该。”7名水利厅干部住进村民家,详细调研车岸渠维修改造问题,每天测量、论证,足足忙了一星期。现在一个有关车岸渠修缮改造计划初步成型。

甘肃省总工会将扶贫攻坚目标锁定在帮助农民工提高职业技能上,决定把加强农民工技能培训,提高农民工劳动技能,作为切入点,在帮扶资金中拿出580万元,按每县平均10万元标准,定向拨付给58个国家级贫困县总工会,用于开展农民工技能培训工作。

省总党组书记、常务副主席陈琳带队来到陇西县巩昌镇牙河村,陈琳说:“农民工是农村脱贫致富的主力军,提高农民工劳动技能是增加农民工收入的重要保证。”

扶贫“相对论”与“持久论”

对于“联村联户”行动,省委书记王三运在多个场合提到两个话题,一是“三个倒数”;二是“不脱钩”。

“三个倒数”:甘肃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全国倒数第一,人均GDP全国倒数第三,全面小康进程全国倒数第五。

“不脱钩”:不实现全面小康不脱钩,即使实现全面小康,“联村联户,为民富民”行动也要长期坚持下去。

甘肃省委党校教授康民对此解释是,这阐述了扶贫的“相对论”和“持久论”。“不论横向比、纵向比,贫困永远是相对概念,反贫困更是长期执政任务。”

“联村联户”行动伊始,甘肃省部分机关刮起“捐款热”,一些领导想法很“单纯”:既然2300元年收入是贫困线,那么每年捐出2300元给贫困户,不就可以脱贫了?

此举很快遭到甘肃省委制止,被认为曲解了省委战略部署意图。

贫困有时“贫”的不是金钱而是办法,“困”的不是条件而是理念。因此,扶贫不是简单的输血“捐钱”,更重要的是增强造血功能。联村联户不仅是让干部和群众对接,还要让农村和城市对接,让困难群众思想与发展的先进理念对接,帮他们找到永久脱贫的路。

宕昌县新城子藏族乡大河坝村,沟深坡陡,土地贫瘠,农业基础薄弱,粮食产量低而不稳,是全省贫困程度最深、未脱贫人口最多地区。

而这里和宕昌县著名4A级风景区、国家森林公园官鹅沟仅一山之隔,守着大好的旅游资源却受穷。甘肃省发改委副主任魏宝君带着帮扶队下来时,新城子藏族乡党委书记沈清泉有了大胆设想,能不能把大河坝村和一山之隔的官鹅沟对接上。

“这个思路好。”省发改委立即委托兰州新现代建筑设计公司做规划。以旅游开发为依托,通过基础设施改善,产业项目扶持,为脱贫致富奠定基础。现在,包括危房改造,道路、桥梁、学校、饮水、灌溉等基础设施在内的羌藏风格旅游民俗村在规划中已现雏形。

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张力学走进武山县洛门镇改口村调研了3次,他说,“之所以反复调研,就是为了调查深一点,问题找准一些,措施订实一些。对于敲定的帮扶项目,要创新项目机制,探索由乡政府组织贫困村民参与实施,通过项目实施改变农村面貌,夯实发展基础,带动农民就业,促进农村发展,真正为贫困村找到一条脱贫发展的路子。”


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 陇ICP备05000649号
中国 兰州 甘肃省兰州市南昌路509号 邮编:730000